<div id="wrtib"><span id="wrtib"></span></div>
    <div id="wrtib"></div>
    <div id="wrtib"></div>
    <div id="wrtib"><ol id="wrtib"></ol></div>

      <dl id="wrtib"><menu id="wrtib"><thead id="wrtib"></thead></menu></dl><progress id="wrtib"><tr id="wrtib"></tr></progress>
      <dl id="wrtib"><menu id="wrtib"></menu></dl>
      <div id="wrtib"></div>
        中環協招聘啦!    
        谷騰環保網 > 新聞信息 > 正文

        太湖治理28年:藍藻像癌癥 無錫猛吃藥

        更新時間:2018-10-10 11:28 來源:界面新聞 作者: 閱讀:783 網友評論0

        打撈藍藻只是治理太湖的“末端工作”,作用是解決“觀感的問題”。要想治理好太湖水,必須從源頭下手,控源截污,解決太湖的富營養化問題。  

        “像癌癥”  

        今年是董建打撈藍藻的第八年。在位于江蘇省無錫市的閭江口藍藻打撈點,一層薄薄的藍藻覆蓋在水面上,空氣中彌漫著淡淡的腥味,幾名撈藻工人在操作機械打撈設備。  

        這點稀薄的藍藻在他看來不算什么。  

        5月9日下午,藍藻打撈工董建在打撈船只的轟鳴聲中向界面新聞記者比劃:“藍藻最厲害的時候,有幾十公分厚,船在水里都開不動,臭得像糞坑。”  

        打撈上來后,混有大量水分的藍藻被運送至位于無錫市電影膠片廠附近的臨時堆放點。吳元霖的車載重8噸,他每天要運送一至兩車,藍藻泛濫的時候,要跑五六趟。  

        往年,藍藻運送工吳元霖要到5月才開始上班,今年,3月底他就開工了。  

        吳元霖并不覺得今年太湖的藍藻來的更兇猛,他把早開工歸因為“政府越來越重視”。  

        在距離馬山鎮30公里遠處的太湖水污染防治辦公室,顧崗一早就在了解無錫市當天的“藻情”,接著布置相應的措施——當天有超過756名撈藻工在全市各個藍藻打撈點工作。實際上,無錫市共設置了81個藍藻固定打撈點,有1000余名專業打撈人員、160艘機械化打撈運輸船只。政府根據“藻情”調動相應數量的工人和設備。  

        2008年底,無錫市委、市政府成立太湖水污染防治辦公室,統一履行全市太湖水污染防治工作綜合監管職能。顧崗走馬上任。十年來,他每天關注著風向、水質,通過衛星云圖了解太湖藍藻的分別情況。在一個名為“省太湖安全度夏應急防控群”的微信群里,每天都有人往群里發送太湖各個點位的藍藻情況。  

        “打撈是一個沒有辦法的辦法。”吳元霖說,工人的打撈量少之又少,藍藻卻像癌癥爆發一樣,“癌細胞怎么也除不干凈。”  

        吳元霖的觀點有數據支撐。無錫市藍藻治理辦公室副主任張錚惠向界面新聞記者介紹,2017年無錫市打撈藻水214.9萬噸,“全省撈了250萬噸,占(整個太湖藍藻量的)5%。”  

        張錚惠認為,打撈藍藻雖不能從根本上改變太湖環境,但對近岸湖泊、河道起到了明顯的作用,“作用大小不講,至少是有作用的。”  

        “2007年以后,藍藻打撈在無錫形成了常態化。”張錚惠向界面新聞記者介紹,2007年飲用水危機后,無錫市政府開始打撈水藻,剛開始是用糞勺舀,年底開始采用了機械化設備打撈藍藻。  

        在無錫市馬山鎮,一位身穿婚紗的女士努力做出微笑的表情。她站在湖邊,腳下是被湖水拍打后密布藍藻的巖石,身后的太湖也漂浮著一層綠油油的藍藻。攝像師站在幾米遠處取景,向她解釋:“上午還好好的,沒想到下午就有藍藻了,我只能把鏡頭往上移點,盡量不拍到藍藻。”  

        “要是沒藍藻,就是好地方。”新郎說。  

        2018年5月初,一對新人在太湖邊拍攝婚紗照,變綠的湖面讓攝影師措手不及。攝影;俞琴  

        經濟騰飛的代價  

        位于江蘇省無錫市周鐵鎮的洪湖村,是眾多傍太湖而生的漁村之一。吳美慧嫁入洪湖村30余年,自認見證了太湖水的“變壞和變好”。  

        臨近中午12點,吳美慧在兒子催促下步入位于船尾的小廚房,快速將一把紫紅長茄切成滾刀塊,就著一只褪色的菜濾子擱在水龍頭底下的臉盆里。井水通過塑料管道汩汩而來,綻成白色水花。  

        她揉搓著浸泡在自來水里的茄子,抬起頭說,“我結婚時,還拎著水桶在太湖舀水喝。”  

        吳美慧的兒子楊小超生于1980年末,五歲就會游泳。  

        “在太湖里洗澡,水很清,一米多點的湖底都看得清楚,魚啊蝦啊全都撲到身上來,我們拿桶來舀。”楊小超說。  

        到了2000年左右,“湖水臟得一塌糊涂,一眼望去,盡是散發臭味的深色油污,連魚也變了味。”就算天再熱,楊小超也不敢扎進太湖了。彼時,他所在村莊的人們已經被迫養成用自來水洗澡、洗菜、煮水喝的習慣。  

        但與同村長輩的遭遇相比,楊小超這點被剝奪去的童趣不算什么。  

        洪湖村漁民楊齊發像往常一樣把打撈到的蝦賣給鎮上的餐館。幾天后,餐館老板向他索賠:“客人說你的蝦有柴油味。”僵持之下,楊齊發不得已退還了賣蝦的錢。盡管損失不足百元,但楊齊發堅稱這是他最委屈的一次經歷。  

        “都是化工廠排到太湖的污水害的,辛辛苦苦打來的蝦一分錢沒撈著。”楊齊發說。  

        周鐵鎮是“蘇南模式”的發軔地之一。1970年代初開始,周鐵鎮出現了鄉鎮企業,并在此后成為宜興重要的化工工廠基地。  

        隨著鄉鎮企業和外資企業的興起,太湖流域的經濟迅猛發展。2003年,太湖地區以占全國不到0.4%的土地面積、3%的人口,創造了占全國13%的國內生產總值和19%的財政收入。  

        “過去,環境治理的速度遠遠沒趕上經濟發展的速度。”顧崗稱,由于環境污染防治設施沒有同步跟上,排入太湖的污染劇增,環湖入湖河道水質惡化,致使太湖水質下降,富營養化程度加劇。  

        太湖流域聯合編制的水質評價顯示,1987年太湖水面有機物污染尚為1%,1993年后,太湖已呈全部富營養化趨勢。1994年甚至達到29.18%。河網情況同樣并不樂觀。1983年流域內污染河道長度還只占40%,1996年升至86%,成為各流域之最。  

        全國工商聯環境商會副會長兼首席環境政策專家駱建華認為,因鄉鎮企業大規模發展而導致流域污染,是中國環境受到的第一次大沖擊,“跟經濟發展緊密相關。”  

        在這次沖擊中,受到影響的不僅是太湖。1993年,淮河流域發生重大污染事故,100萬人飲用水發生危機。  

        失敗的治理  

        楊齊發的家距離太湖數百米,在他的印象里,從1990年代初開始,一到夏天,就能看到太湖邊藍藻成片堆積、死亡腐敗的景象。更早以前,湖里的藍藻還沒這么多。小時候,他曾看到村里的老人用藍藻給莊稼施肥。  

        1991年,中國政府投資逾百億元啟動了第一期太湖治理工程。  

        “九五”期間,國家環保部門啟動了“三河三湖一市一海”治理,通過制定區域和流域污染防治規劃,實施重點污染物總量控制,拉開了規模污染治理的序幕。“三河三湖”即淮河、海河、遼河、滇池、太湖、巢湖。  

        1996年4月,國務院環委會在無錫召開太湖流域環保執法檢查現場會,國家部委領導和蘇、浙、滬三省市領導共商治理太湖污染的方法。  

        顧崗回憶,當時國務委員宋健剛開完一個淮河流域治理的會議趕來。宋健在無錫的會上提出,對太湖的治理力度要高于淮河。會議還確定了太湖流域水污染防治目標:到1998年底,太湖全流域工業企業、鄉鎮企業及集約化畜禽養殖場、沿湖賓館、飯店等單位,全部實現達標排放;到2000年底,各出入河流的水質都要達到功能區要求,實現太湖水變清。  

        兩個月后,江蘇省通過《江蘇省太湖水污染防治條例》,并于同年10月1日起實施。  

        1998年,國家批準《太湖環境治理計劃》。也是這一年,國務院有關部委會同蘇、浙、滬發動了聲勢浩大的水污染治理運動,規模最大的就是1998年底的“聚焦太湖零點達標”行動。“零點達標”要求在1998年年底,太湖地區1035家重點污染企業,必須全部實現達標排放。1999年元旦鐘聲敲響之前,當地官員宣布,治理已“基本實現階段性目標”。  

        2005年,第二輪太湖治理開始。太湖局原副局長黃宣偉在接受采訪時表示,第一輪太湖治理時,太湖的污染面積只有1%;但到了第二輪治理開始時,太湖的污染面積已超過80%。  

        2000年,太湖水并未變清。顧崗認為,1996年所提的治太目標——“2000年實現太湖水變清”,過于超前。所采取的措施也不盡完善,2007年以前各地、各部門所做的太湖治理工作,“總體上來說是零星的、不系統的,因此太湖生態系統仍十分脆弱,一旦氣候、水文條件具備,太湖仍可能爆發大規模的水污染問題。”  

        2005年8月,時任浙江省委書記習近平在浙江湖州安吉考察時提出,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2013年9月7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哈薩克斯坦發表演講時說,“我們既要綠水青山,也要金山銀山。寧要綠水青山,不要金山銀山,而且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  

        “經濟要綠色化,綠色要經濟化。”顧崗認為,“兩山論”就是要發展綠色經濟無污染、少污染的經濟,自然資源、環境資源要體現出經濟價值。  

        “環境本身有價值的,環境好了,就能吸引人才和投資,整體價值也就高了。”顧崗說。  

        無錫主戰場  

        太湖是中國第三大淡水湖泊,流域面積近3.7萬平方公里,水域面積逾2300平方公里,貫穿江蘇、浙江、上海。位于太湖西北部的無錫,擁有758平方公里太湖水面面積,包括五里湖、梅梁湖、宜興西部沿岸區和貢湖的一部分,占全湖總面積的32.4%;占有太湖岸線142公里,約占沿湖總岸線的三分之一。  

        當水溫處于25℃-35℃時,藍藻快速繁殖,大面積的漂浮在水面上。春夏兩季,太湖盛行東南風,藍藻便吹到了無錫。  

        “(太湖治理的)主戰場就在無錫。”張錚惠打了一個形象的比喻,“太湖生病,無錫猛吃藥。”江蘇15條主要出入湖河道,13條在無錫,清淤量占全省的70%,藍藻打撈量占全省90%,無錫是太湖治理的“前沿重鎮”。  

        “2007年,太湖水污染達到了峰值。”顧崗說。  

        這一年,太湖藍藻出現大規模死亡和腐爛,導致湖體嚴重缺氧,貢湖取水口附近大面積水體發黑發臭,無錫市爆發了飲用水危機。  

        顧崗在一篇寫于2015年的文章中回憶,“2007年5月28日下午5時,貢湖水源地溶解氧下降到0mg/L(正常情況下應大于4mg/L),氨氮超標25倍,每升水里含有的藻類數量超過5000萬個。5月30日凌晨兩點,無錫南泉水源廠水質氨氮超標19倍以上。”  

        在周鐵鎮,楊齊發看到沿湖堆積起數十公分厚的藍藻,藍藻富含蛋白質,因聚集而導致缺氧死亡后,散發出宛如腐敗尸體般的氣味。“丟塊磚頭下去都不會往下沉。”  

        他對此習以為常,并未意識到2007年的藍藻爆發將引發異于往年的關注。  

        2007年6月11日,國家環保總局專家組給出的研究結果稱,太湖已有大規模爆發藍藻水華的生境條件,全太湖氮、磷含量居高不下,符合藻型生境條件,5月平均氣溫達到歷史同期最高,加之降水量偏小,導致北部湖區提早形成大規模藍藻水華。  

        2007年5月30日,面對飲用水危機,無錫市自來水公司采取了人工撈藻、投加粉末活性炭、加注混凝劑等應急處理措施。  

        與此同時,無錫市緊急啟動梅梁湖泵站調水,同時增加了“引江濟太”調水容量,由原來的每秒170立方米提高到每秒240立方米。2007年5月31日和6月1日,無錫市分別在太湖地區實施火箭人工增雨作業,發射了39枚火箭彈。  

        2007年6月4日,無錫市政府發布自來水水質達標的通告。次日,正式宣布正常供水。  

        2007年并非太湖藍藻首次大爆發。  

        顧崗自1985年進入無錫市環保系統工作。1990年7月6-29日,梅梁湖湖區大面積藍藻爆發,梅園水廠取水口被厚厚的藍藻覆蓋,導致無錫市自來水日減產5萬噸,市區116家工廠被迫停產、減產。1994年,梅梁湖地區首次出現“湖泛”,歷時三天,致使飲用水源地水體變味發臭,梅園水廠減量供水直至停產。  

        2008年,在云南治理滇池藍藻起家的胡明明,帶著他的藻水分離技術來到藍藻陰影下的無錫。他在無錫市成立德林海環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德林海公司),為無錫市處理藍藻。  

        據德林海公司的工作人員介紹,德林海在無錫負責藻水分離環節,打撈環節由當地政府完成。  

        太湖南岸的部分地區,直到近幾年才引進除藻技術。2016年9月,G20二十國集團領導人杭州峰會開始前,無錫市水利局接到了來自浙江某地級市的求援信息:一陣北風,把藍藻刮到了太湖南部的富春江。  

        無錫市水利局讓德林海公司派人去支援,但沒把自己的打撈船派出去,原因顯而易見。“萬一明天一吹南風,藍藻又回無錫了呢?那我們自己就忙不過來了。”一位來自無錫市政府的工作人員說。  

        無錫市河道堤閘管理處主任周吉說,過去十幾年,無錫市在太湖治理中“挑重擔”,市本級主動投入資金。2007年至今,整個太湖流域的污染治理投資達千億元之多。僅無錫市就已投入650億元治理太湖,其中市級財政投資占80%以上。  

        位于無錫市的藻水分離站。攝影:俞琴  

        打破“九龍治水”  

        河長制,這個由江蘇無錫首創、源于藍藻暴發的水環境管理制度,由于實施以來效果不錯,近些年陸續被國內各地借鑒。2016年,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全面推行河長制的意見》,由各級黨政主要領導擔任河長的“河長制”在全國推行。  

        水利部的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11月,31個省份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均設置了省級河長制辦公室,全國99%的地市、99%的區縣設立了河長辦。目前已明確省、市、縣、鄉四級河長近31萬名,其中,省級河長331名。  

        “當時都說是九龍治水,黨政沒有形成合力,必須要有河長制。”談及河長制的誕生,周吉在接受界面新聞記者采訪時表示,為克服“九龍治水”的狀態,無錫市在2007年提出了河長制,并在部分地區進行試點,一年后得出一個積極的結論:河長制對解決區域協調很有作用。隨后,河長制在全市推廣。無錫有5635條村級及以上河段,目前設立了2679位河長。  

        汪蘇湘是江蘇省無錫市錫山區厚橋街道辦事處副主任,目前是三條河段的河長。2008年,從未接觸水利工作的汪蘇湘成為了一名河長。他接手的第一條河段,水質渾濁,但不是明顯的黑臭。為了找到污染源,汪蘇湘沿著河道觀察,直到他來到兩鎮交界處,看到位于上游的河道邊有一個收木頭架子的小作坊,旁邊養了雞,垃圾成堆,散發著臭味。  

        事后,他通過錫山區向該鎮發函,要求解決污染問題。一個多月后,水變清了。  

        “每個河長都希望自己的河道能變清。”汪蘇湘說,自從擔任河長,他每個月都要去觀察自己的河段,一發現有污染情況,就會想辦法尋到污染源。  

        汪蘇湘也有頭痛的問題。有一條河道,原本水質較好。2011年的一天,城管部門通知汪蘇湘,這條河水質明顯變黑了。經果調查,發現是外來車輛把污水運到了這條河。  

        “治水不是一個簡單的工作,它是綜合性的,需要考慮跨區域的情況。”汪蘇湘說。  

        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環境資源審判庭庭長陳迎也有同樣的考慮。近幾年里,他審理了一批環境案件,在個別案件中,臨近省市把污染物傾倒在太湖流域。同時他也坦承,跨區域環境污染案件的審理有一定難度。  

        陳迎說,對于解決跨區域的環境問題,成立跨區域流域法庭是解決方案之一。環境案件專業性比較強,一個法官可能三五年才遇到一件,成立跨區域流域法庭,就可以把區域內的案子集中給這個法庭。同時,以流域為單位受理案件,可以避免不當干預,避免本位主義,降低地方利益驅動。  

        據陳迎介紹,2018年,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批復了在灌南縣設立連云港灌河流域環境資源審判巡回法庭,對江蘇海域環境資源案件及灌河流域環境資源案件進行集中管轄。  

        “未來,太湖流域也將成立流域法庭。”據陳迎介紹,太湖流域法庭正在醞釀之中。  

        2018年5月初,位于無錫市的閭江口藍藻打撈點。攝影:俞琴  

        “年輕十歲”  

        吳美慧認為,相比2000年初,近年來的太湖水質恢復了很多,“現在已經可以用來洗菜、洗衣服了。”  

        無錫市政府公布的數據顯示,1997年以后太湖污染明顯加重,2007年總磷、總氮達到最高點,近年來太湖無錫水域水質總體呈好轉趨勢。2017年,太湖無錫水域水質由2007年的Ⅴ類改善為Ⅳ類,總氮、總磷、化學需要量、氨氮、綜合營養狀態指數較2007年分別下降57.9%、29.6%、44.1%、90.3%和8.2%。  

        “藍藻不是污染,而是污染問題的體現。”張錚惠說,水體富營養化是導致藍藻大面積爆發的必要條件,對于治理太湖,打撈藍藻只是“末端工作”,作用是解決“觀感的問題”。想要治理好太湖水,必須從源頭下手,控源截污,解決太湖的富營養化問題。  

        顧崗也認為,治理太湖,不能僅僅依賴于某一種手段。他介紹,在太湖治理上,無錫除了打撈藍藻、設立河長制以外,還采取了多種手段。  

        2008年,無錫市在太湖流域率先出臺《關于高起點規劃高標準建設無錫太湖保護區的決定》,將全市域劃為太湖保護區。劃定11大類31個區域為省級生態紅線保護區域,總面積占全市國土面積近三成。同時出臺《無錫市生態紅線區域保護監督管理考核暫行辦法》,要求嚴守生態紅線,大力開展生態補償。  

        在結構調整方面,自2007-2016年底,無錫市累積關停企業3070家,搬遷入園企業5480家,建成循環經濟試點企業164家,否決和勸退不符合環境要求的擬建項目2000多個。全市高新技術產業增加值占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比重達到43.4%,服務業增加值占地區生產總值比重五成以上。  

        在控源截污方面,無錫市已建成覆蓋所有城鎮的污水處理廠,日處理能力達到226.35噸。2007年以來,無錫市新建管網4500公里,全市污水主管網總長度8700公里,基本實現城鄉全覆蓋。目前,城區污水處理率達到95%,污水處理廠污泥無害化處理率達到100%。  

        2007年以來,無錫市完成太湖清淤面積64.42平方公里,清淤逾1700萬立方米。連續十年實施“引江濟太”,通過望虞河引長江水入太湖。  

        在生態修復方面,無錫市開展沿太湖500米范圍內退耕、退漁、退居,建設生態防護林和生態綠地,累計修復了28個省級重點濕地,修復面積逾5萬畝。  

        2008年5月,國務院印發《太湖流域水環境綜合治理總體方案》,要求環保、水利、工業、農業、科技、財政、交通等十多個部門聯合行動,保證資金投入、運用科學技術、創新體制機制,確保在2020年之前,在減少污染負荷、擴大環境容量、調整產業結構等方面取得重大進展。而江蘇省,則將治太作為全省生態文明建設的樣板工程。  

        十年間,江蘇各級財政投入太湖治理的專項資金,以及帶動投入的社會資金,已累計超過一千億元。  

        張錚惠稱,從太湖的治理成果來說,這十年來,太湖流域的人口增長了幾千萬,GDP增長了三倍,但水質沒有惡化,而且呈現了改善的趨勢。  

        無錫市環境監測中心站站長顧征帆在接受新華社采訪時表示,經過十年治理,太湖無錫水域總氮、總磷分別下降了54.4%、38.9%,好于1997年以前的水平。  

        “這十年,太湖相當于年輕了十歲。”顧崗說。  

        任重道遠  

        大江大湖的治理和修復是個世界性的難題,帶來的不僅是技術上的挑戰,更是管理和制度上的挑戰。  

        世界自然基金會中國淡水總監任文偉認為,太湖治理面臨諸多難點,比如農業、生活面源污染由于不涉及到大的主體,所以難以管理;如何讓企業、公眾共同加入太湖治理,讓政府接受監督也是一個難題;此外,企業在環境影響方面的態度也需要改變。  

        世界自然基金會與個別太湖流域的村莊開展合作,引進了生態農業。但該模式由于導致產量降低而面臨挑戰。在任文偉看來,這是減少面源污染的有效途徑。他表示,目前正在探索新的農業發展模式,使太湖沿岸的村莊既能保證經濟收入,同時能減少面源污染。  

        “現在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重視,但是對太湖的治理還遠遠不夠。”在顧崗看來,雖然近年來各地、各部門在太湖治理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太湖水質有所好轉,但還是要清醒地認識到,當前太湖水環境形勢仍不容樂觀,治太工作任重道遠。  

        從水質現狀來看,太湖藻型生境狀態尚未根本改變。張錚惠稱,十年過去了,太湖水質已經從中度營養狀態改善至低度營養狀態,但藍藻還沒有消失,原因就是藍藻生長環境還沒有徹底改變。  

        從污染負荷來看,太湖的污染物排放總量仍超過環境總量。目前太湖流域傳統產業比重仍然比較大,紡織、印染、化工等行業污染物排放量相對較高。  

        顧崗認為,太湖流域生活污水和農業面源逐漸成為主要污染源,進一步提高污水處理標準和控制農業面源污染任務艱巨。特別需要引起重視的是,太湖流域經濟總量繼續大幅提高是必然趨勢,但如果經濟發展方式不能及時轉變,污染物排放總量將隨之進一步增加,改變太湖水質將面臨更大的困難和矛盾。  

        目前,無錫正在整治“散亂污”企業,騰出一些環境容量,為治標和治本贏得時間。顧崗認為,下一步的太湖治理,應對太湖流域進行產業結構調整。  

        顧崗表示,無錫市有信心、有耐心、有決心為太湖治理作出自己的努力,談及治理期限,“我估計還要20-30年。”  

        吳美慧和楊小超同樣對太湖的未來信心滿滿。  

        “這些年水質變好這么多,以前想都不敢想,我相信總有一天水會徹底變清。應該給政府一點時間。”吳美慧說。  

        (界面新聞記者楊真福對本文亦有貢獻。文中吳美慧、楊小超、楊齊發、朱云、胡鵬、吳元霖、董建為化名。)


          使用微信“掃一掃”功能添加“谷騰環保網”

        關于“太湖治理28年:藍藻像癌癥 無錫猛吃藥 ”評論
        昵稱: 驗證碼: 

        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谷騰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土壤污染防治行動計劃
        土壤污染防治行動計劃

        5月31日,在經歷了廣泛征求意見、充分調研論證、反復修改完善之…

        2015中國水處理總工沙龍第二期
        2015中國水處理總工沙龍第二期

        茲定于2015年9月11日(星期五)在北京上善徽州會所舉辦“2015…

        2015中國水處理總工沙龍
        2015中國水處理總工沙龍

        為了更加深入了解當前的中國水處理行業,加強行業頂級精英之間的…

        新开现金棋牌官方网站

          <div id="wrtib"><span id="wrtib"></span></div>
          <div id="wrtib"></div>
          <div id="wrtib"></div>
          <div id="wrtib"><ol id="wrtib"></ol></div>

            <dl id="wrtib"><menu id="wrtib"><thead id="wrtib"></thead></menu></dl><progress id="wrtib"><tr id="wrtib"></tr></progress>
            <dl id="wrtib"><menu id="wrtib"></menu></dl>
            <div id="wrtib"></div>

                <div id="wrtib"><span id="wrtib"></span></div>
                <div id="wrtib"></div>
                <div id="wrtib"></div>
                <div id="wrtib"><ol id="wrtib"></ol></div>

                  <dl id="wrtib"><menu id="wrtib"><thead id="wrtib"></thead></menu></dl><progress id="wrtib"><tr id="wrtib"></tr></progress>
                  <dl id="wrtib"><menu id="wrtib"></menu></dl>
                  <div id="wrtib"></div>